奶泉

【感謝你的注意】
lofter抽風,通知不會顯示,並非裝逼,多謝諸位。
上一個殼是@透明廢人,但同其名,已廢。
一胡謅便不可收拾,不是什麼正經人。

......我的答案明明就是正確的!(並不

同學要我對齊,我要她的幽默感。

神奇的腦洞,關於123~124

喪心病狂,ooc,沒有黑角色的意圖,慎入。

部分引用原文。

1.

賀玄:「既然你這麼喜歡給人換命......」

師無渡:「停,打住。」

雙玄:「哥?/做什麼?」

師無渡:「既然你這麼喜歡吃......」

師無渡不知從哪掏出了謝怜做的百年好合羹,「想來吞什麼熟練的很,不用我喂。」

賀玄:「不要!你走開!」

(玄哥一下子就這樣從活鬼變成了死鬼。)

2.

師無渡頭身分離, 鮮血從脖子整齊的缺口噴出,遠遠濺到師青玄身上、臉上,師青玄終於受不了了,瘋了一樣地大叫起來。

師無渡的無頭身軀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玄鬼你是不是有強迫症?」

賀玄抱著骨灰罈一臉冷漠:「妹妹,你看這對智障兄弟,我們兄妹是一股清流。」

3.

「白話真仙可怕嗎?」

「不可怕我們這劇本怎麼演下去?」

「對喔。」

4.

(接2)

師無渡的頭在空中飛起,大叫道:

“Wryyyyyyy!!!!!!!”

「哥你拿錯劇本了!」

(另一邊的船上):

「Dio就這麼死了?」

(Jojo第一部的梗,也是我一輩子的痛之一)

5.

瘋子們爬起來環顧四周,齊聲道:

「風水地先殺青囉!回菩薺村看花怜秀恩愛去!」

賀玄:「......」

大佬還能不能好好當了(摔劇本)。

6.

你以為還有,但是沒有了。

師無渡還是死了,師青玄還是給黑水帶得不知道哪兒了。

沒有如果,什麼都沒有。

他的死。


有些許雙玄成分,我割不下啊......

—————————

  一劍刺下,眼前景致倒有些故人的風格。

師青玄吐出血的剎那,賀玄似乎急了,一下失去理智,慌忙想拔出劍來。

只是還未等賀玄拔劍,師青玄便抓住劍身,使勁捅著自己,白皙的雙手此刻鮮血淋漓。

師青玄沒有露出痛苦的表情,他不過露出了一個笑。

是以前,他在上天庭當個無憂無慮的「風師娘娘」時的那個笑容。
 
只是,不管這個笑容還是師青玄的最終選擇,終歸不屬於賀玄,永遠都不是他。

他沒有喊賀玄,也沒有喊黑水,更沒有說出「明兄」。

師青玄只是緩緩地道出了「哥......」。

又是數百年過去,再沒有人打自心裡給他一個最真誠的笑了。



—————
  無意義正文(?):

想了想,還是打算把這篇發上來。

關於死了殘廢,我覺得斷手就夠了,人棍這個套路秀秀大概不至於玩第二次。

  娘娘應該是能活到第5卷的人,反正這卷他死不了,之後的副本可能會再跟他相關(也不能說相關吧,但是會牽扯其中)。
  我想過很多狗血的結局,例如「賀玄」在跟青玄相處時,「明儀」這個人格已經確確實實地存在了,當然這個明儀的性格是假明儀。

想像一個懟死娘娘後卻突然承認他是自己好友,晃著他的身體,然後流淚:「......行了,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青玄,你別死。」

↑秀秀不會寫這種的,信我。

印象中,她有說過不能保證主角以外的人HE。
 
結局大概花怜掃一次墓要花一個月也說不定。

好了好了,總之呢,個人覺得娘娘就算死了,有很大的可能不是黑水動的手但是是在他面前死的。

再來呢,不太準的直覺告訴我,若是他殺,娘娘的死因不大可能是利器。

排除自殺,

死因大概:

水>敲擊>被瘋人們生吞活剝>利器,我目前想到這些。

昨天夢到了很喪心病狂的東西,但好險是以文字顯現,大概記得主要內容,但因為很噁心、很感冒,所以吐了。

娘娘掛了,賀玄再砍他頭,把他的頭縫到無渡哥哥的身體上,就是頭互換,然後再扔瘋人堆。





  道友們對不起,我今天又佔tag了。

  只是剛才電視突然在放血社火,外面又在刮風,我......

  我就,當作這是真正的神給我的最後一顆糖吧。

黑水玄鬼與貓


   那貓沒有兩隻前爪,叫聲也奇怪得很,不過毛色潔白,全身白得像在雪裡打滾過。

  撇除失去的前肢,牠是個漂亮的貓。

  照理來說,這樣一個地方,是不會有貓的。

  只該有瘋子而已。

  貓兒的眼神,有些時候看著就像個人,鬼靈精怪,其餘時間又空洞得像被挖了眼。

  賀玄其實也不知道哪裡來了這麼一隻白貓,看著以為是條母的,卻是公的。

  貓偶爾想親近他,又迅速跑回去的樣子其實挺好玩。

  至於貓只有兩隻腳,能跑得像風一樣快這件事,問誰都沒有一個答案。

  有點像某個人來著。

  賀玄悄悄走到睡著的貓旁邊,坐了下來。

  貓睡得特別熟,卻沒有安心得四腳朝天,應該是對這鬼地方有所顧忌。

  牠的尾巴纏住了他的手。

  恍惚間,他好像又聽到了一聲「明兄」。

————————
只是一個渣段子,被今天的秀秀虐的玻璃扎胃,就想寫一些看起來比較可愛(?)的東西。

私設啦,娘娘狗帶後轉世成貓咪,對上一世的記憶很零碎,你可以說是失憶來著吧。

念著倉鼠就寫了這篇。

請告訴我,一切只是大家吃了百年好合羹之後的惡夢而已。

比起「您」,更喜歡「你」這個字。

不為什麼,想想看吧,催眠自己別人有心這件事,醒來會很難受的。

很痛,很痛,無痛。

這樣算廢文嗎

(一個帶壞乖寶寶的壞寶寶對你做了一個鬼臉。)

二哥答應我要看渣反了。

道友們,這樣算帶壞他嗎?

我跟他說,如果裡面的人物都在叫,不要懷疑,他們很容易扭到腳,推拿很痛,要康復很不容易。

雖然我的年紀比較小,但好像我才是壞人來著,壞透了,成天拉著小朋友看這些。

好了,我不管了。

二哥,肉就是肉,你不要太在意。

諸位,歡迎一個可愛的男孩子加入渣反的行列。

——————

他看書有點慢,嗯好像不只有點,大概三個月後放他的反應上來。

補充說明,我們沒有血緣關係。

一個竹枝郎小天使。
老喜歡他了,非常難過。